服务热线:

mgm澳门娱乐平台

您当前的位置: > mgm澳门娱乐平台 >

这位与王决裂的澳门第一美人用一世活成宫斗女王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4/14

  “澳门第一美人” 、王何鸿燊胞十姑娘何婉琪惊曝已于6月5日离世,享年95岁。

  一生风云过眼,当十姑娘人生的戏份终结,一场百亿财产争夺大戏却可能刚刚开始。

  她的大女麦慧贞被蒙在鼓里两个多月,直至前日才得知消息,更愤然指摘为何要将妈妈火葬,由于十姑娘遗产高达百亿,媒体纷纷猜测将掀起争产战,除了麦慧贞等家属外,连前儿媳陈复生都有机会。

  最近的国内荧屏上自然是流行宫斗剧,大女主们你方唱罢我登场,斗得好不热闹,但能够在现实里将一辈子活成一出宫斗大戏的,怕是也只有何婉琪这样的奇女子。

  香港媒体这样评论王一家的恩怨——这个故事让人流泪,其精彩程度超过任何一部电影。

  而十姑娘何婉琪,这位王胞,亲身经历了王发家,与堂弟有过惊世骇俗的虐恋,晚年却与王反目成仇,这个故事中,有谋、有爱恋,有权斗,有数十年聚散离合的恩,也有亲情离散撕裂的怨,到最后,落得一个令人唏嘘感叹的结局。

  王何鸿燊在自家排行第九,她是何世光的第十女,比王小两岁,人称十姑娘。在众多姊中,数她最漂亮。

  直到1934年,何婉琪的叔叔何世亮联手三个兄长炒股破产,导致家门败落,何婉琪的父亲何世光携家带口走避越南。

  12岁的何婉琪不得不告别故乡,开始了在异乡的七年岁月。但就是在这段狼狈的异乡岁月中,明媚的越南阳光却令一个青涩的香江小女孩一步步蜕变成了光彩照人的混血佳人。

  少女何婉琪甚至令越南的末代皇帝保大帝惊为天人。但末代帝王的迷恋并未留住佳人。

  当时恰逢何氏家族最有名望的何东爵士和妻子的结婚纪念日, 归国少女的第一次公开亮相便艳惊四座,几百宾客无一不惊叹她的美貌,当时的十姑娘,应该没有注意到一个少年热切的目光,那便是她的堂弟何鸿章。

  何鸿章回忆说:“在我爷爷奶奶的结婚纪念party里,有几百人在场,但我对她一见钟情,She is quite a beauty(她是个大美人)。爱上她时,我只有十六岁。

  何鸿章是何东爵士的长孙,他父亲是何东的第二子何世俭,而何婉琪和王的爷爷何福是何东的亲弟弟,这对堂姐弟的爱情,又怎能容于何家那种世家大族?

  两个年轻人曾经与家族对抗,但最终这段离经叛道的爱情,以几年后何鸿章被送去美国留学、何婉琪被嫁与他人收场。

  23岁的何婉琪虽然被迫无奈嫁给了麦志伟。不料等十姑娘嫁入麦家,才发现因为麦父生意失败,彼时的麦家只剩一个空壳。这位看似风光的“麦公子”,也不过就是位月薪900的打工仔。

  而曾为香港首富的何东爵士去世后,何鸿章继承了巨额遗产,心中感到亏欠堂姐的他,在1961年赠与何婉琪200万港币做补偿。

  1961年正是王拿下澳门牌、开始进军彩业的时候,打小对场生意有了解的十姑娘将这笔钱悉数注入到哥哥的澳娱,并帮哥哥一起打理场。

  当时王何鸿燊和叶汉联手战胜老王傅老榕获得澳门场专门权后,两人都想独自吞下澳门场这块大蛋糕,关系日益紧张。

  这时候来管理场何婉琪,开始用自己特有的经商头脑对场进行了改革,不知不觉中将叶汉的权利架空。

  为什么王会让十姑娘帮他管理场?何家的一位亲戚曾给出了答案:六姑娘好,不能碰场生意,八姑娘和十三姑娘则都是文人,钟意写诗作词。如此一来,天资聪颖、工作经验丰富,又最具犹太祖先经商天赋的十姑娘,便理所当然地成了最好人选。

  但管理场这样的风云地,光靠裙带关系当然不够。十姑娘能站住脚,靠的魏璎珞一般彪悍铁血处事风格。

  当年澳娱场有一位名叫陈诚的老臣,仗着自己是场元老,常常与儿子陈满就一块起欺压员工,有员工不服向何婉琪投诉,十姑娘二话没便炒了陈满就鱿鱼。陈诚倚老卖老来和十姑娘斗气。不料十姑娘根本不跟他battle,直接补了70万元,连他一块儿炒了鱿鱼。

  凭借王的信任和自己的努力,大到董事会的决策,小至场内的手信铺、饼铺和食肆的经营,何婉琪在澳娱权倾一时。当时场流行的一句话是:“十姑娘出一声,整个场都要。王甚至还下过御旨,说有什么事找十姑娘就可以,连狗场和马场都由她负责。”

  而兄同心之下,王的业王国也自此步步扩张,谱写出一段气势如虹的澳门风云。

  而此后数十年间股权变动中,十姑娘的资产也增值到了30亿港币,令她也成为澳门场的超级。

  兄共掌业的局面,后来却因四太梁安琪的介入而告瓦解,权利被削的何婉琪为绝地反击,准备将儿子麦舜铭安排入局,要求王将自己名下澳娱7.3%的股权转至麦舜铭名下,让他加入澳娱的董事局。

  但王向来不喜欢麦舜铭这个外甥,他指责麦舜铭一无是处,生好,快把何婉琪榨干!结果一向对这位言听计从的王,这一次不仅拒绝了何婉琪的转股要求,并且试图让何婉琪将股份转卖给四太梁安琪,但同样也遭到了严辞拒绝。

  十姑娘在此时做出了一个震惊澳门香江的决定,她向儿子麦舜铭说出了41年来一直守口如瓶的家族秘密:他的生身父亲正是他一直叫“堂叔”的香港巨富何鸿章。

  但何鸿燊对所有指控强烈否认。至此,何婉琪与兄长的关系彻底决裂。何婉琪所有职务被褫夺干净,女强人就此淡出澳门业。

  但当时十姑娘应该没想到的是,这场她一手谋定的认亲之举,却很快引发了另一个家族的争产大战。

  而早在1978年,身体渐感不适的何鸿章便为妻子儿女们设立了两个信托基金。给儿子的一份由何婉琪作受托人来打理,女儿的一份则交由其侄儿工作的会计师楼处理。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何鸿章的婚生子女才逐渐弄清楚基金托管人竟然是父亲老情人何婉琪,他们不惜和翻脸将父亲与何婉琪告上法庭。

  开庭那天,何鸿章亲身出战两个和他对簿公堂的儿子,而接下来的一幕更是令世人骇然:两位子女在法庭扬言说自己的父亲买凶追杀他们,还表示平生最恨此老头。

  何鸿章索撤销有关的信托基金安排,还在庭上表示,祖父何东爵士定下家规,后人必须有工作才可接受家产,若后人有嗜恶习或拿祖业抵押借钱,便会失去继承权利更令人意外的是,开庭当天,何鸿章的正室余安妮也坐在轮椅上出庭,支持丈夫的决定。

  几乎所有的故事都遵循着同一结构:恩怨不休,纷争不止。何鸿章也许万万没想到,那个少年时令他心动的女子,却会为了儿子与他再度反目。

  2009年,何东舜铭与妻子陈复生闹离婚。陈复生曾是TVB旗下艺人,在汤镇业版的《天龙》里饰演阿紫,29岁时便息影嫁给了何东舜铭。

  老先生力撑儿媳,大骂何东舜铭抛妻弃子不负责任,甚至戏剧地改口不认这个儿子,说自己又没验过DNA。

  何东舜铭则跑到法院控告何鸿章诽谤,并索赔六亿美元的精神补偿,何鸿章直接放话说,自己的身家宁愿捐给香港的穷人都不会留给他。

  自此何婉琪不再与他说话。少年时的懵懂爱情,数十年的婉转虐恋,终究还是敌不过世事辗转。

  2011年何鸿章入禀高院状告何婉琪母子,要求对方偿还自己当年以信托方式委托何婉琪代为掌管的澳娱股份和船务股份,并要求母子二人将股份及相关的收益交给他的新任委托人。

  2017年9月,何鸿章因病故去,享年91岁,临终前的遗愿也是希望长子何东舜铭为自己扶灵。然而,葬礼上何婉琪母子始终没有出现。

  据说此时已经94岁的何婉琪,在病房之中时而清醒,时而又糊涂。没人知道她清醒的片刻想念这位痴缠一生的91岁何鸿章多一点?还是糊涂之时,想起那年她归国的何东爵士和妻子的结婚纪念日宴会上,那个瞭望的羞涩少年多一点。

  对于儿子何东舜铭,何婉琪倾其所有,甚至与胞兄、情人决裂,但另一个生女麦慧玉对母亲十姑娘的评价却是:“她忽略家庭,没疼爱过我,只偏心麦舜铭”。

  对于母亲死后,涉及逾百亿的遗产会如何分配,问到是否会采取行动?麦慧贞说:“暂时不会行动,我想妈妈的东西大多都转了名。(打官司?)打官司要钱,我肯定不够多。”

  而十姑娘发言人游小姐表示,十姑娘的遗愿是希望何鸿燊“结帐”。发言人转达十姑娘的说话:“要何鸿燊‘结帐’、‘还钱’。”

  想当年十姑娘初入澳门业,能为王披荆斩棘,自己也在这场澳门风云的复杂宫斗中不断修炼。但宫斗是有惯的,这种强大的惯,恐怕余生亦难以消磨。

  悖论在于:只有在风云流尽以后,所有的讲述才重新呈现出另一重含义,而所有谜底都遁形在迷惑人的反转故事中。

  在这个比宫斗剧更精彩、更戏剧的故事里,人们热衷于探寻恩怨,却忘记了在这个世相百态尽显的复杂故事中,那些被湮没于故事背后的深情。

  两位足足在命运里纠缠了70多年的耄耋老人,却在垂暮之年再度对簿法庭,可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何况事数十年的情债呢?这笔帐,算得清吗?或许这不过是那个心中住着少年的何鸿章,延续与老情人羁绊的方式罢了。

  在深情和薄情都被时间逐渐消解后,故事中人命运各得其所,人们才发现所有的宫斗,最终都难得一个完美结局。

  这位为生子与王决裂的“澳门第一美人”,一生的宫斗女王十姑娘,也逃不过这样的命运结局。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 售前咨询
  • 售后服务